第27章 赠我一世蜜糖番外


更新时间: 2021-10-06

  或许是新学期还没开始的缘故,宿舍里就她和祝海雅两个人,气氛古怪,杨小莹从没像现在这样期盼新学期的到来,期盼宿舍里赶紧多出其他几个同学,好冲淡她对祝海雅不得已的过度关注。

  谭书林的酒吧涉及贩毒的事,经过谭叔叔多方走动疏通关系,似乎有可以压下去的势头,但关于他在审讯过程收到致命拷打的事情,大约也只能这样一笔带过了。无论如何,这总算是个好兆头,他最近下床的次数越来越多,可以不用拐杖,在沈阿姨的搀扶下慢慢上下楼了。

  谭书林清醒后,有那么一段时间一直在问桃子和老维的下落,沈阿姨他们怕他受打击,什么都没告诉他,后来海雅来看了他,不知说了什么,谭书林嚎啕大哭,情绪不稳,再也没问过他俩的事,可沈阿姨却再也不敢让海雅来看谭书林了,说到底,她心里对海雅也有些不满。

  今天本地新闻一个小版块登出了毒贩老维落网的消息,沈阿姨看谭书林走来走去心情不错的样子,便趁着剥橙子的时候给他随口提起:“你上次问的什么桃子啊,老维啊,听说都给抓起来了,因为贩毒。”

  她做好了谭书林暴跳起来羞怒交替矢口否认的准备,桃子和老维一直是他的软肋,他们做父母的,对儿子的不争气是怒其不争,可到底还是心疼居多,一心认定是旁人带坏了谭书林,这段时间在他面前根本就不提这两个人。

  他皱起眉头一把抓过剥了一半的橙子:“说了我不爱吃这个,一天到晚剥!你要我有什么反应?再哭一场吗?”

  沈阿姨嗔怪地拍了他一下:“这件事你自己也要反省!耳根软,不了解人心,以后我们不在了,你一个人怎么在社会闯荡?”

  “你就是一点教训都听不进去才会变成现在这样!”谭叔叔阴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这些天因为一直在外面替谭书林的事奔波,一向笔挺的西装都有些发皱,头发也没顾得上染,鬓角大半都白了。

  谭书林本来想像以前一样反驳,可是见自己老爸骤然变老这么多,连他也闭上嘴,乖乖地不说线岁的小毛孩!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谭叔叔颇为严厉地瞪着他,“之前你一直卧床,我也忙你的事,没来得及好好说你!你看看你自己这一年上学花了多少钱?!做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事?!还要我们帮你收拾残局!一个大小伙子,站起来比我都高,要点脸面吗?!”

  谭书林被骂得有点抬不起头,他还有些不服,咕哝:“要不是祝海雅不告诉我……”

  “她干嘛要告诉你?”谭叔叔见他提到海雅,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人家好好一个小姑娘,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人家提醒过你,你自己不当一回事!她提点你,是人情,不提醒你,你死了也是活该!贩毒是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家对贩毒是怎么个态度,你知不知道?我们花钱给你是上大学的,不是叫你学那些纨绔子弟开酒吧胡搞的!”

  他说得激动了,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脸色骤然涨红,站立不稳,摇晃着扶住病床。沈阿姨吓得脸色发白,当场就哭了:“你怎么样啊?那么大年纪就别硬撑了!快、快坐下来!书林给你爸倒水!你太不懂事了!”

  谭书林垂头丧气,倒了一杯水送到父亲手里,这件事他早已彻底知道对错,只是心里还不能顺过这个弯,从小到大,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遭遇这种挫折?脱离父母的庇护,他被审讯的时候,绝望与无助啃噬心头。再看看父亲,头发白了,衣服发皱,脸胀得通红,额上汗水涔涔,父亲已经老了,他还能再任性多久?

  谭叔叔长叹一声,不理他。沈阿姨抹着眼泪也跟着叹气:“知道错就好了,你一个人在N城,我们没办法面面俱到,你父母都老了,以后还想指望你呢,多长点心眼吧!”

  谭书林默默无语,谭叔叔低头喝水,沈阿姨默然擦泪,病房一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过了一会儿,谭叔叔突然开口:“海雅她母亲还没出院吧?你好了这么些天,也不下去看看阿姨?”

  其实倒还真不是为了这理由,她只是不想让谭书林这么快再见到海雅,省得他又被刺激了,伤心伤身。

  谭叔叔心中明白,皱了皱眉头:“这么多天了,也该下去看看,这点人情不会做?”

  沈阿姨在旁边护着他,一路坐电梯下到七楼,她低声嘱咐:“有什么不开心的暂时忍着,别让人家难做。”

  谭书林默然点头,走到病房前,轻轻敲了下门,开门的人正是祝海雅,她今天穿着T恤牛仔,头发披着,很休闲,像是没想到他会来,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浅浅的惊讶。

  妈妈一见谭书林也跟着来了,满脸喜色没法遮住,回头再看看海雅,希望她能主动说点好听话,这孩子,怎么今天偏偏穿得这么随便?头发还披着,不像个样子。她趁人不注意,悄悄给海雅使眼色,让她把头发扎起来,海雅像是没看到,只低头倒水递过去,妈妈简直恨铁不成钢。

  谭书林不说话,海雅也不说话,两个人离了老远,好像不认识一样,就妈妈跟沈阿姨两个人说说笑笑,沈阿姨对这种情况浑不在意,妈妈却有些坐不住,拍了拍海雅的手,把话题往她身上转:“雅雅,书林也是病人,给他削个苹果,别干坐着。”

  又跟沈阿姨笑:“她还是这么不懂事,不会照顾人,来医院这么些天,也没说上去看看书林。”

  海雅削好苹果,装碟子里放在谭书林手边,什么也没说。谭书林也没吃,他到底还没学会那些完美的寒暄应酬,笑得有点勉强:“谢谢阿姨,我刚吃了许多橙子,实在吃不下了。”

  这场探视很快就结束了,结果实在没法让妈妈满意,一切是挺平静的,海雅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谭书林也再没疯了似的激动,可两个人已经像陌生人一样了,从头到尾,没说过话,甚至互相都没看一眼。

  苹果放锈了,最后只有倒掉,妈妈一面看着海雅整理垃圾,一面埋怨:“你怎么就跟死人一样不说话?好歹书林是一起长大的,情谊总有的吧?”

  海雅但笑不语,她从包里取出英文书,开始默默背单词,好像再也没有什么话语与事情可以打扰到她一样。

  妈妈忽然低声说:“雅雅,你那个同学,叫杨小莹吧?这次要谢谢她,等我出院了,咱们要请她吃顿饭。”

  妈妈犹豫了一下,又说:“你下学期还是搬回公寓吧,别住那个破破烂烂的宿舍,也别打那么辛苦的工了,爸爸妈妈还能养得起你。”

  海雅没有抬头,她一面抄单词,一面轻声说:“妈妈,我打算申请国外的大学。”

  妈妈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很复杂,像是不敢置信,像是狂喜,又像是戒备,她试探着,又重复了一遍:“你……想出国念大学?真的?”

  海雅笑着点头:“是啊,真的,我想出国看看,开阔一下眼界,然后专心学习。”

  妈妈这才渐渐相信了,她一下子变得异常欣喜,握住她的手,连声说:“好!这样很好!爸爸妈妈都支持你出国念书!书林父母也一直想把他送出国,你们一起出去,互相也有个照应……去英国好不好?你谭叔叔就是英国留学回来的,有老同学在那边可以照顾你们。”

  “那太辛苦了。”妈妈有些心疼,“雅雅,不用那么拼命学习,爸爸妈妈养得起你!奖学金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妈妈又是笑,又是开心,过了一会儿,忽然叹了一口气:“雅雅,你打算出国,那、那跟那个混混的事……”

  海雅低头沉默了很久,最后轻轻把手按在妈妈的手背上,低声说:“我不会让再你们担心了。”

  直到妈妈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才突然发觉,自己的生活圈子居然如此狭窄,朋友没有几个,杨小莹或许能算一个吧,可经过这件事,她连这唯一的一个朋友也要失去了。她整日不是为父母那边心烦,就是为苏炜心烦,难道从此以后的一生,都要这样狭隘地度过吗?

  她把自己的人生压在这只有两种选择的天平上,要么顺从父母嫁给谭书林,过着木偶的日子;要么离开父母的桎梏,选择与苏炜浪迹天涯。而在此之前,她一直试图愚蠢地维持着他们的平衡,所以现在,天平崩溃了。

  无论她此刻愿不愿意承认,苏炜与她,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些充满诱惑的深雪桔色的梦,风驰电掣的摩托车,神秘莫测的男人,危险犹如踩钢丝一般□迭起的人生,像烟花一样绽放着,她爱着苏炜,更爱着那样叛逆疯狂的自己,可彻底的绚烂过去后,总会消散无形。她到底是爱苏炜多一些,还是爱着他给自己那个幻想中的自由国度多一些?或许她自己也说不清,两者早已交杂在一处不可分。

  世上没有人可以给她高枕无忧的蜜糖罐子,也没有人应该给她这些,她乞求的一世蜜糖,终究会变成砒霜毒死自己。

  可那个梦想中的甜品店怎么办?与苏炜白发苍苍后携手笑谈年少趣事的梦想又该怎么办?那个匆匆离开,总是神秘如烟的男人,又怎么办?

  假如妈妈没有心脏病发作,假如苏炜不是混混,假如她可以活得再圆滑一些,这一切会不会不一样?这世上永远没有假如,她曾经真的有努力过,放弃富贵无忧的生活,没日没夜的打工,只为了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为了心目里那个叛逆大胆的自己。

  如今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小心翼翼维持平衡,孤勇地不知追逐什么的祝海雅,已经死去了。

  半个月后,谭书林出院了,酒吧贩毒的事被人遮掩过去,责任全部归在老维身上,谭书林依旧是身份清白的大学生。

  又过了几天,妈妈也出院了,之前她就与沈阿姨商量两个孩子出国念书的事,沈阿姨似乎兴趣并不大,回答也淡淡的:“书林还是先在国内念完大学再留学吧,我们之前就商量好了,打算让他国内大学毕业后去英国念研究生。”

  妈妈被她这样淡淡地把后面的话堵回来,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了,倒是沈阿姨又笑着客套:“雅雅打算出国重念大学么?去英国也不错,她谭叔在英国有老同学,可以照应她。”

  妈妈怎么听都觉得她话里有话,海雅跟混混有染的污点显然谭家人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什么叫观念更自由点?暗里说海雅不检点么?妈妈心里也有点来气,一面气海雅不争气,一面气谭家变脸太快,哎,天底下那么多家境好的男孩子,难道他们还非巴着谭书林不放么?!海雅那么漂亮,指不定以后找个比谭书林好一百倍的男人!

  妈妈索性不再提海雅和谭书林的事,谭书林好像突然在她眼里从听话乖巧的世家弟子变成了顽劣任性的纨绔子弟,什么缺点都冒出来了。

  安顿好谭书林的事,谭叔叔和沈阿姨先行一步买了机票回家,甚至没有等海雅父母,爸爸对此感到很难堪,妈妈将沈阿姨的大概意思告诉了他,他又朝海雅发了一场火,然而发火也没用了,海雅要是留在国内大学等到毕业,他们也不放心,不在一个城市,没人管着她,谁知道她跟那个混混又怎么胡来?又不能把她带回去锁家里,倒不如真的放她去留学,在国外磨练几年,开开眼界,认识的人也多些。

  为了感谢杨小莹将海雅妈妈飞快送到医院的事情,爸爸妈妈找了一天专门请她去本地一个相当高档的饭店吃了顿饭。

  闲聊中,大约发觉杨小莹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孩子,一天到晚在外面打工,似乎还在KTV干过活,把杨小莹送回宿舍后,妈妈拉住海雅悄悄说:“以后别和她走太近,身上一股子在外面闯荡的匪气,你就是跟这些人走太近,都被带坏了!”

  妈妈眼里,合格的淑女应当是海雅以前那样的,皮肤雪白,因为永远不用在外面太阳下奔波;裙子永远不能短过膝盖,太短了显得不正经;头发应该规规矩矩地扎起来或者盘起来,披头散发乱七八糟的流行,不是淑女的行径。

  她皱眉看着海雅今天穿的T恤和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细白的长腿,忍不住用手捏了一下她的头发:“你看看你,穿的什么东西!两条腿露出来,给谁看呢?头发那么乱,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怪不得沈阿姨也看不上你了!”

  她见海雅只是微微的笑,浑不在意的模样,与以前大有不同,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安,可有些话,说多了总是不好,她只能轻轻碰了碰爸爸,让他说两句。

  爸爸低头抽烟,不知在想什么,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雅雅,真的决定要去美国?英国那边你谭叔有朋友在,异国他乡,多个人照顾你我们也放心。”

  爸爸难得欣慰地点了点头,神色却有些惆怅:“这次的事……唉,靠天靠地靠人,总不如靠自己,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最好不过。过两天我和你妈要回去了,高中学校那边成绩证明的事会帮你弄好,你也不要在这边留太久,10月还要去新加坡考试,跟大学谈好后早点回来,好多手续要你本人弄。”

  说着,他又盯着海雅看,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至于那个混混,这段时间内,我们暂时相信你可以把跟他的关系解决掉。雅雅,你已经长大了,我们也会用对大人的态度对你,再相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妈妈看爸爸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不由急了:“你看看她这个自由散漫的样子!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反正要留下来!”

  爸爸眉头皱起来:“闹什么?!你还当她是三岁小孩?什么都要你管!孩子好不容易想开了愿意出国,你还闹!”

  “我不管?”妈妈更急了,“我就是因为没管到,让她弄出这种事,谭家人怎么看我们?”

  “一天到晚谭家人谭家人,离了他们我们就死了?!”爸爸发起火来,吼得青筋暴露,“都这样了你还想着谭家人!天底下就只有一个谭家?这件事两边都不愿意,你还想什么?”

  这些道理她又怎么不懂?可那口气要怎么顺下来?他们在孤儿院千挑万选,才选中一个又漂亮又听话的孩子,放在手心里呵护大了,孩子大了突然就跑了,做出各种大胆不可想象的事,自己年纪大了,这十几年都过得习惯而且安稳,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怎么能理所当然的接受?祝家的面子往哪里放?欠下谭家的人情债钱财债,拿什么还?倾家荡产么?

  妈妈眼眶红了,言辞犀利地刺到了爸爸的痛处,他骤然沉默下来,脸色苍白,手指发抖地捏着香烟,很久很久没说话。

  妈妈忽然又后悔了,红着眼睛挽住海雅的胳膊,低声说:“雅雅,早点回家……顺便劝劝你爸爸,妈妈说话不知轻重……”

  海雅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妈妈不放心,又絮絮叨叨交代了许多事,这才打开车门上了车。

  爸爸抽完最后一口烟,脸色才渐渐恢复过来,望着海雅,苦笑一下:“雅雅,好好学习,别像爸爸这样没用。”

  爸爸妈妈第二天坐飞机回去了,海雅回到宿舍,碰巧杨小莹今天没打工,留在宿舍里背单词,见她回来了,便打招呼:“你父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