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股权不香了?这家“老八股”出手了 清仓


更新时间: 2021-10-13

  还表示在近期及可预见的未来无出售全部或者部分该股权的计划。不曾想变化来得如此突然,仅过二十来天,飞乐音响就要清仓式减持。中报来看,其短期债务压力较大,一年内到期债务远超账上现金。

  9月22日,天风证券公告,增补来自广东省属国企广东恒健方面的李雪玲为董事,广东恒健于今年4月通过定增方式出资8亿获2.26%股权,成为第九大股东。

  另一边,曾经的上海“老八股”飞乐音响却要完全退出上海本地券商华鑫股份了。

  据公告,飞乐音响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华鑫股份6367万股,占华鑫股份总股本的6%。飞乐音响为华鑫股份第三大股东,而转让完成后,飞乐音响不再持有华鑫股份股票。此次公开征集转让尚需取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有权机构的批准,在完成公开征集转让程序前,转让的受让方存在不确定性。

  根据有关规定,此次公开征集转让的股票价格将不低于9月24日前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及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华鑫股份经审计每股净资产值中的较高者。截至9月23日收盘,股价较高者为过去30个交易日的平均价,大约为16.32元。以此计算,这笔转让如果顺利完成,飞乐音响将回款约10.4亿元。

  飞乐音响原为华鑫股份子公司华鑫证券第二大股东,持股24%。2017年5月,飞乐音响以持有的华鑫证券资产置换的方式参与华鑫股份定增,获得华鑫股份1.34亿股,占华鑫股份定增发行后总股本的12.64%,为第三大股东。根据监管规定,该部分股权需锁定三年。

  飞乐音响获得上述股权后,先是在2019年5月9日将其质押给农业银行上海黄浦支行,获取十数亿元的融资。随后到2020年5月,锁定期一过,飞乐音响立马进行了减持。彼时公告显示公司向大股东仪电集团转让了华鑫股份6.63%的股权,获得回款9.8亿元。

  首次减持后,飞乐音响在历次财报中均称没有进一步减持计划,在最近的一份财报即8月30日发布的2021年中报中,公司表示“公司根据华鑫股份的经营情况和对外股权投资的战略安排,确定以获取华鑫股份的股利分红为持有目的,且在近期及可预见的未来无出售全部或者部分该股权的计划”。

  但没想到仅过了二十来天,飞乐音响要又要减持了,而且是一次清仓。为什么变化如此之快?因为公司确实缺钱。

  今年中报显示,其货币资金仅有14亿元,而一年内需要还的短期借款加非流动负债合计达到30.5亿元,缺口较大。而公司主业又比较低迷,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2.52亿元,同比增加1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亏损约7917万元,由盈转亏。

  公司称,本次公开征集转让完成后,公司将回笼现金,并主要用于归还银行借款,将有利于改善公司的财务及现金流状况,有助于缓解公司目前的资金压力,同时将减少公司融资费用支出。

  曾经股价一度高达600元的“老八股”,近年为何如此落魄?主要源于并购转型不成,却被大额商誉减值反噬。

  1990年12月19日,飞乐音响同另外7家上市公司在上交所挂牌,成为第一批登陆上交所的股票,俗称“老八股”。自登陆上交所至2017年,飞乐音响的经营业绩一直保持着盈利水平。

  到了2018年,情况急转直下,公司首次出现年度亏损,亏损额高达32.95亿元。2019年,飞乐音响亏损收窄但仍达16.51亿元,净资产首次为负。接连亏损两年,2020年5月6日,飞乐音响被“披星戴帽”。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外界普遍将原因归结为飞乐音响激进跨界并购的结果。因收购的子公司业绩爆雷,飞乐音响2018年全额计提商誉减值约15.76亿元。其中,收购三年的照明工程企业北京申安,其业绩在2017年暴跌超过94%,飞乐音响在2018年年报中将10.44亿元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同样,在2015年收购的喜万年集团同样业绩不佳,2018年年报对其计提4.8亿元商誉减值。

  为摆脱困局避免退市,2019年末,飞乐音响启动并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工作,剥离低效资产,盘活资产资源。历时近10个月时间,飞乐音响先后完成了出售北京申安100%股权、出售华鑫股份6.63%股权,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等三项重大资产重组工作。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飞乐音响实现营业总收入44.33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4.31亿元,上一年同期净亏损约16.80亿元,同比扭亏为盈。2021年4月16日,飞乐音响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成功“摘帽”。

  不过,刚摘帽的飞乐音响今年中报又重回亏损泥潭,并不得不继续卖资产来回笼资金。从中报来看,飞乐音响卖掉华鑫股份的股权后,容易变现的资产也所剩无几,后续考验仍不小。